ENGLISH  

 
「散文随笔」加拿大人在中国
笑言 1992字 2018-10-22 22:06:49
  我在撰写渥太华华人历史的过程中,注意到渥太华华人教会的早期加拿大宣传士,有些曾于十九世纪末前往中国传教。我试着寻找这些人的下落,但苦于年代久远,许多文献中的人物早已离开人世。

  2018年4月20日,在渥太华恒爱宣道会,我终于见到了一位他们的后人,约翰•瑟维斯(John Service)博士。

  这次会面缘于渥太华三所华人教会共同举办的“加拿大人在中国图片展”。瑟维斯博士在图片展上接待观众,我参观了大约60多幅珍贵的历史照片,与瑟维斯博士攀谈了将近一小时。

  瑟维斯博士的父母都出生在成都,他们是唯一一个由两家加拿大医生传教士家庭联姻组成的新家庭。瑟维斯博士本人1946年也生于成都,两岁时被父母带回加拿大。瑟维斯博士在加拿大取得博士学位后,在多伦多和渥太华从事健康、法律及心理学方面的工作。多年来,他们这些具有相同身世的加拿大人整理收集前辈在成都的历史资料,促成了这次图片展。

  与其他西方传教士不同,加拿大前往中国成都的传教士大多是医生、教育工作者和工程师。他们在成都建立了医院和大学,推行西方教育,著名的华西医科大学就是这些加拿大人创建的。

  资料显示,1892年至1952年的60年间,近千名加拿大人放弃了自己优裕的生活,不远万里,将现代医学和教育知识传播到中国四川。第一批去成都的有Stevenson, James Hall, George Hartwell和 Omar Kilborn夫妇等人。

  这些加拿大人于1891年(光绪十七年)从温哥华启航,历时一月横渡太平洋到达上海。然后从上海乘蒸汽小客轮到宜昌,再换木船逆水而上,许多地方需要拉纤才能通过。他们走完水路走陆路,人力车、滑杆和步行一一经历,终于走完难于上青天的蜀道,于1892年5月抵达成都。

  在金斯顿皇后大学获得医学博士的Kilborn是仁济医院和华西医科大学的创办者之一。他的中文名字叫做启尔德。随同启尔德去成都的第一任夫人Jennie Fowler拥有文学博士学位,不幸在入川两个月后染上霍乱,于1892年7月10日卒于成都。两年后,启尔德与另一位医学传教士Retta Gifford(启希贤)在成都结婚。他们的四个孩子全部出生在成都。他们的家庭在四川延续了四代,为成都乃至中国的医学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

  启尔德1867年出生于加拿大首都渥太华西南约100公里的法兰克维尔(Frankville)小镇,相邻还有一座雅典(Athens)小镇。此雅典非彼雅典,众所周知,加拿大包括美国的先驱者经常以世界名城命名自己的城镇和街道。历史上,这个地区远赴中国的医生不少。有一位出生于雅典镇的李奥诺拉•金医生(Leonora King,生于1851年4月17日)。作为内科医生及传教士,她在中国行医47年,是第一位去中国工作的加拿大医生,曾经为李鸿章的夫人看病,居于京津之间。

  启尔德夫妇租用民房,在成都市内开办了名为“仁济医院”的诊所。由于仁爱医院当时只收男患者,启希贤又于1896年建立了“仁济女医院”。医院不仅对传教士、信徒及少数市民开放,还对穷苦百姓“治病不收半文,且资助钱粮。”医院很快声名鹊起,得到了各界人士的认可。本地政府决定给诊所补助1500两黄金。启尔德用这笔钱于1907年开始建造一幢四层的医学大楼,设病床120张,配备了当时最先进的医疗设备。1913年1月30日,大楼正式开业行医。

  这些加拿大人对成都的民众教育事业做出了卓越贡献,他们推行系统的西方教育。一位名叫文幼章(James Endicott)的教育家,为学生编写了《直接法英语课本教授书》等教材,还为教师编写了参考书。1938年,他还向士兵发表演讲,激励他们抗击日本侵略者。

  展览会上,一位加拿大原子能公司的华裔科学家认出了同事的父母,因为同事总是跟他提起自己去成都的数学教授父母。一些华西医科大学的校友也到场参观。华西医科大学前身为私立华西协和大学,创建于1910年。1953年更名为四川医学院。1985年更名为华西医科大学,2000年与四川大学合并,更名为四川大学华西医学中心。但是不论校名如何更改,加拿大人建立这所大学的历史事实,以及他们对成都医学教育的贡献不可磨灭。

  约翰•瑟维斯博士带我观看了一些图片,介绍那些传播医学、教育和工程科学知识的加拿大人。瑟维斯一家是一个医学世家,从他的祖父祖母、外祖父外祖母开始,他们家就在成都这片土地上生活和工作。约翰的父亲威廉姆和母亲诺玛都出生在成都,同在华西协和大学的子弟学校“加拿大人学校”读书,又同返加拿大去多伦多大学读书。威廉姆毕业后成为外科医生,诺玛毕业后成为社会工作者。1929年,约翰的祖父于成都逝世。13年后,约翰的父亲威廉姆来到华西医科大学继续其父的事业。1945年在战时首都重庆,威廉姆被指派为仁济医院的院长,他同时还担任国际救援会主席。

  约翰•瑟维斯博士有个强烈的愿望,希望了解华西医科大学最初那些中国学生毕业后的情况。我建议他与校方联系,或许不久的将来,这个图片展的规模会因此而扩大。历史会记住这些可敬的加拿大人。
            编辑|已被阅读49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