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渥太华华人史话」渥太华中文学校
笑言 6106字 2015-02-27 00:00:00
  孔子说:“我非生而知之者,好古,敏以求之者也。”
  孔子又说:“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如丘者焉,不如丘之好学也。”
  礼记说:“建国君民 教学为先。”
  一位名叫詹一帆的渥太华中文学校学生家长,曾经在一篇短文中引用了以上三句话。渥太华的早期华人,在极其艰难的条件下,没有舍弃五千年的中华文明,没有放松对后代的中华文化教育,将中文班这一颗微弱的火种,悉心照料,代代相传。如今的中文学校已历经百年,真是功在当时,德垂后世。

中华文化的传承

  2015年4月18日,作者来到渥太华中文学校,采访了周素品校长。周校长拿出学校精心编撰的40周年校庆特别校刊,介绍了这所在海外传承中华文化的学校。
  四十年前,学生不满百人,教师只有五六名。如今,学校设幼稚园和小学部,学生已千余名,教师达五六十人。除此之外,渥太华中文学校还开办短期培训班,以接纳当地各界人士到校学习。
  渥太华中文学校对教师水准有严格的要求。兴趣课教师必须具有当地华人认可的业务专长,中文教师必须具有一定的教学资格并兼通中英文两种语言。学校每年都有计划地出资选派教师外出进修,不断提高教师队伍的素质和专业水准。
  与其它中文学校不同,渥太华中文学校根据渥太华华人学生的实际情况,坚持自编教材。教师既给学生讲现代汉语,同时又注重培养学生欣赏中国古典文学的兴趣和能力,对他们进行传统文化的启蒙,如开设《论语》选讲课等。这些中国古典文学的熏陶对教会学生如何正确做人、处事都有极大的帮助,提高了他们的道德修养。此外,渥太华中文学校还善于通过举办民俗活动对学生进行教育。端午节看赛龙舟,讲屈原的故事,还教学生包粽子。中秋节赏月尝月饼,讲怀念家乡的古诗词。春节挂红灯开晚会,舞狮班的学生上台表演。学校也使用《Hell,华语!》作为辅助教材,因为这套教材的中文会话非常有特色。
  周素品校长原籍马来西亚,在大学读中国史。去新加坡教过几年书之后,1968年移居加拿大渥太华。1973年进入渥太华中文学校任教,1994起年代理校长两年,自1998年开始,正式担任校长至今已七年之久。她几乎见证了渥太华中文学校并入渥太华教育局之后的全部发展历程,也是其中重要的贡献者。
  尽管渥太华中文学校编写的校刊以1972年为建校日期,但是渥太华中文学校早期与渥太华华人联合教会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一直是存在的。而这种存在,也给渥太华中文学校添加了历史的厚重感。


襁褓时代

  渥太华中文学校是渥太华历史最悠久的中文学校。根据有关渥太华华人联合教会的资料记载,渥太华中文学校与华人教会共同起源于斯巴克思街(Sparks St)一家称为吉尔伯特先生印刷店楼上的一个房间。1892年6月的一个礼拜天,教会的辛克莱小姐(Miss Sinclair)给渥太华的四位华人上了第一节英文课。
  给孩子们上中文课,大约是从1903年开始的。中文班与主日学合在一起,牧师既主持主日崇拜,又教中文。随着华人教会的发展搬迁,中文班也随之从斯巴克思街搬到奥考纳街,再搬到班克街。1922年,华人教会买下利斯伽街314号,中文班又随之迁往那里。教会的马焕云小姐(Miss Alice Mah)在“教会的诞生”一文中写过,周龙兴先生最早曾给中文班大约14名华人子女上中文课。蒙特利尔的陈保罗牧师在渥太华教会服务期间也曾给孩子们上课。根据谭锦照(Joe Hum)先生回忆(ii),华人子女在1938年已经有几十人。与后来中文学校只在周末上课不同,那时的孩子每天从常规学校放学后,都要接着去中文班上中文课。
  谭家是最早来渥太华安家立业的几家华人之一。其他还有沈家、周家、两个黄家、司徒家、余家、龚家及林家等。他们的后代大多还在渥太华,一方面发展自己的事业,一方面也不忘为华人社会做贡献,谭锦照本人便曾经在1962至1966年,1968至1970年多次担任中华会馆主席。
  四岁那年,谭锦照被父亲送回中国接受中文教育。九年之后,1937年,他再次回到渥太华,从头再学英语。教他的两位辅导老师,Robert “Kuey” Wong与Frank B. Lee后来都进入女王大学(Queen’s University)学习,并分别获得商业学士学位和工程学士学位,成为第一批从这所大学毕业的华人。
  1942年女王大学仅有的六名华人学生。后排右二为Robert K. Wong,前排右一为Frank B. Lee。其余来自其它城市。
  1937年,中文学校还在利斯伽街314号上课。每晚4点到6点(谭锦照的说法是5点到7点),有些课还安排在周六的上午。那时的老师是陈保罗(Paul Chan)牧师,陈牧师是华人教会从蒙特利尔请来的客座牧师。当时有三十多名学生,根据年龄分成了三、四个班。虽说一些华人团体如中华会馆(The Chinese Consolidated Benevolent Association)曾经表示愿意支持办学,但中文班的开支实际上一直由华人教会一力承担,而华人教会的经费来自加拿大联合教会的支持。为了弥补经费不足,教会与中文班每年都会举办义卖或义演筹款。
  据谭锦照的不完全统计,当时去中文班上课的学生除他自己外,还有Florence Sim (Mook Sang)、Lucy Sim (Chan)、Harry Sim、Violet Sim (Chan)、Don Sim、Paul Sim、Margaret Sim (Chung)、Norman Sim、Allan Joe、黄周凤箫(Irene Joe,Wong)、Edwin Joe、周强安(Bill Joe)、Daisy Joe (Lee)、Betty Joe (Young)、Robert “Kuey” Wong、Edgar Wong、Gordan Wong、Leslie Wong、Roby Wong、Isabel Wong(Lew)、Mary Wong (Mah)、Ann Wong、Mabel Wong (Law)、Nellie Wong (Won)、Ken Wong与Doug Wong等。括号中的姓氏为出嫁后夫家姓氏。
  1939年,陈保罗牧师离开渥太华前往蒙特利尔担任华人区会主任牧师。周龙兴(Chow Lung Hing)接替了陈牧师的工作,一边当教师、一边当牧师,这样一直延续到1945年。


活动丰富,教学依旧

  1946年到1949年,渥太华中文学校的教师为华人教会的牧师Dong King Wing先生。之后1949年到1953年的继任者为Ruth Yau小姐。
  在利斯伽街314号期间,中文班的学生大多都要跟随教会参加一些宗教活动,但学生们更感兴趣的是华人基督教青年会,即华人的YMCA。学生们每周五晚上聚会,做崇拜、学习圣经、在麦克肯利先生(Mr. McKinley)指挥下唱歌,还在汉德森先生(Mr. Gordon Henderson)指导下进行公开演讲。汉德森先生来自后来大名鼎鼎的高林与汉德森法律公司(Gowling & Henderson)。最值得学生们怀念的是每年的圣诞晚会,每年临近圣诞节,青年会都会大作广告,年轻的华人把自己打扮的潇洒漂亮,从城市的四面八方汇聚一堂,晚宴、舞会、结交新朋,再遇旧友。由于利斯伽314号空间太小,所以圣诞晚会通常要借用临近的查尔莫斯教堂举行。
  当时教中文班的教师都是教会的神职人员。他们的主要职责是主持宗教活动,教中文只是次要的服务而已。“虽然他们已尽最大的努力,到底教中文非其所专,更谈不上效果了。最大的困难是缺乏教材,没有能引起学生对中文有兴趣的教法,更要应付那些望子女成龙成凤的家长们种种无理要求。③ ”
  中文班学生的父母必须认同基督教的教义,这无疑限制了相当一部分华人。随着华人移民来源的多样化,尤其是1947年排华法案废除之后华人移民的大量涌入,中文班的台山话教学不再能适应来自广东、香港、台湾及东南亚的华裔学生。
  1962年之前,虽然华人都将利斯伽314号的华人基督教组织习惯性称作教会,但这个基督教组织严格意义上并不是一个教会,而只是一个团契。1962年,这个华人基督教团契正式加入了加拿大联合教会,渥太华从此才真正有了华人基督教教会,全称为渥太华华人联合教会。中文班的教师也顺理成章地由教会的朱锦池牧师及夫人担任。


移民大增,急需改制

  1968年,加京中华文化协会(Ottawa Chinese Culture Association)成立,会员多为讲国语的第一批远东留学生和1950年代的新移民,他们也将子女送到中文班学习中文。
  不断增长的需求促使中文班做出了重大改变。中文班在1968年正式命名为“渥太华中文学校”。那个时候,渥太华仅有一所中文学校,所以一说中文学校,便知道是指渥太华中文学校,早期也称“加京中文学校”。
  中文学校成立以后,运作仍由华人教会主持。教会负责遴选教师、编着教材及行政工作。因教师不足,课时减为每周只上一、三、五三天。学生按中文能力分班,使用中国领事馆所送的课本。
  渥太华大学的研究生畲静明先生担任了第一任校长,教师陆续增加到十余位,其中包括胡珠萍女士、江永乐先生及何钧伟先生等人。教师有的论时计薪,有的则完全是义务。
  1969年中文学校与中华文化协会联合办了一个暑期国语班,授课时间是从早上9时到12时。负责人为文化协会的钟繁敏先生,教师为李荣香、黄珍珍、苗良和余大纶等。虽然学生人数不多,但无论对教师还是学生,都是一次成功的尝试。正是由于这个暑期班的成功举办,使得学生家长在次年提出开办国语班的要求。1970年,中文学校开办了星期六上午的国语班,教师多是属于教会的义务工作者。由于教会对政治采取中立的立场,中文学校没有接受任何政治团体的赞助,办学资金严重不足。当时袁宇宣先生及夫人对国语班做出的贡献,功不可没。


脱离教会,独立办学

  1970年10月13日加拿大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正式建交,渥太华的华人社团也随之发生了一些变化。随着来自不同地点的华人移民不断增多,中文学校急剧壮大,使原本就经费拮据的华人教会更加捉襟见肘。尽管教会依然积极支持中文学校,从地下室到顶楼都加了教室,增聘了教师,但不论资金还是行政管理都遇到了瓶颈,急需专业人士主持管理。陆慕霞女士第一次以非教友的专业人士身份介入学校管理,担任了中文学校的主任。
  1971年初,畲静明校长向教会建议,中文学校应转由华人社团管理。教会正愁无法解决这个难题,马上同意中文学校与教会分离,各自发展。但经过反复研讨、协商、谈判,中国会馆却始终没有同意接管渥太华中文学校。
  华人教会不堪重负,于1971年冬直接向学生家长发出通知,声称教会传教工作日渐繁多,教会本身人手不敷,故决定在冬季学期结束后,停止继续开办中文学校。④
  家长们收到通知后,莫不为子女以后的中文教育担忧。他们自发组织起来,召开会议,成立了中文学校董事会,肩负起继续开办中文学校的责任。当时的董事会共十人:陈炳良(董事长)、赵中和(副董事长)、余岑少龄(秘书)、洪逸滨(财政)、黄国信夫人(教育组主任)、林方、司徒溢、梁高仑夫人、李玉祥夫人、丘区慧庄女士。
  董事会是成立了,却一分钱的资金都没有。华人教会在麦荣禧牧师协调下,决定捐助200加元。中华会馆理事会也通过了龚英仪主席的提议,同意捐助中文学校1000加元。这两笔捐款有效地缓解了中文学校财政方面的燃眉之急。在教学方面,此时已接任校长的陆慕霞女士和原有教师同意留任,联合教会同时允许中文学校在1972年春季学期,继续借用其地下室作教室。就这样,董事会临危受命,暂时解除了危机。
  董事会做的第一件大事是筹款。他们组织了华人社区文艺晚会,获得当地华人的热烈响应,观众达七、八百人,筹得款项七千余元。
  借用联合教会地下室上课终非长久之计。渥太华中文学校于1972年正式并入渥太华教育局国际语言课程,由教育局安排借用渥太华商业中学的五间教室,翻开了渥太华中文学校历史上新的一页。


并入渥太华教育局国际语言课程(1972)

  渥太华中文学校并入渥太华教育局国际语言课程之后,提供从幼稚园到小学八年级国语和粤语教学。
早期的中文学校只限于开设在会馆、堂所或教堂内。加拿大联邦政府实行多元文化政策以来,各省政府也鼓励少数族裔保留母语,很多公立学校与教会学校在各自的教育局统筹安排下,开始接纳少数族裔团体利用周末在校内开设母语学习班。渥太华中文学校的校址选在渥太华商业中学(High School of Commerce),位于罗切斯特街(Rochester St)300号,渥太华市区西南的意大利社区。商业中学1929年迁入此处,有了自己独立的建筑,与著名的格里布中学(Glebe Collegiate Institute)西端相邻。
  1987年,正式採用現行校徽,並制定校旗。成立電腦小組,負責中文學校電腦化事宜。1989年,完成整套教科書:幼稚園高班讀本、語文作業第一至六冊及生字練習第一、二冊。1990年,成立視聽組,負責供應視聽教材的需要。1991年,開辦國、粵語學分班安省文憑(OAC)課程。成立義務家長小組,負責聯絡家長參與和協助各活動。出版《詞匯手冊》上、下冊。
  1992年,慶祝建校20周年。確定劍橋街分校為幼稚園教學場所,小學部與幼稚園部分校上課。1993年,因學生增多,學分班遷往格裡布中學(Glebe Collegiate)上課。1994年,重整學校行政,設立財務組。1995年,渥太華教育局處理學分班的全部行政工作,但中文學校仍與學分班保持聯絡。協助籌款修建華人墓園。
  1998年,周素品女士開始擔任校長。這一年電腦小組完成了幼稚園至六年級的中國語文學習軟件,學生可以自己在家學習中文。1999年,設立互聯網址,為家長提供快速資訊。
  2002年,慶祝建校30周年。2003年,鼓勵學生參加渥太華社區的繪畫比賽,渥太華中文學校的學生獲得其中14個獎項。2004年,中文學校主持了在渥太華舉行的中國語言學院會議。各省份的許多中文學校前來參會,大會非常成功。2005年,實現辦公電腦化。2006年,計劃兩年內實現圖書館電腦化。2008年,學校將全年學費從80加元下調到45加元,包括30元書本費與15元活動費。2009年,派送數位教師前往薩斯卡通(Saskatoon)參加全加教師培訓。2010年,設立了渥太華中文學校部落格(博客):blog.huayuworld.org/ocls1972。舉辦了為期五天的夏令營。2011年,設立了新的互聯網址(ocls-ottawa.ca)和電子郵箱(office@cocls-ottawa.ca)。
   2012年,校慶40周年。學校舉行了40周年標誌設計比賽,校慶籌劃組將校刊編撰為40周年校慶專刊,其中不僅有渥太華——卡爾頓教育局官員們的賀詞,還有董事、義工、學生家長以及學生的感言。更為重要的,是特刊回顧了1972至2012四十年間渥太華中文學校的歷史,首任校長佘靜明及首任董事長陳炳良均撰文紀念。校刊列出了四十年來所有校長、副校長及教職員的姓名,列出了歷屆董事會成員。這一頁又一頁的姓名,就是中文學校歷史的書寫者,他們的人生也因此而閃光,渥太華的中文教育事業飽含著他們的貢獻。紀念活動延續到2013年,學校首次舉辦農曆新年午餐(自助餐)聚會。特別校刊也是在這一年出版。
  周素品校長在40周年特別校刊的校務報告中寫到:“回想當初,一班老華僑建校初期之辛苦,他們每星期回校搬排桌椅以待學生來上課,那種興奮的等待,有希望的等待,是何等期待的心情!期待幼苗的成長,期待他們將來能夠把中國五千年文化一代一代傳承下去。”其實,一代一代的渥太華華人,都懷抱著同樣的希冀,也都在盡著自己最大的努力。周素品校長于2014年9月28日在臺北獲得了第一屆海外師鐸獎。此獎由財團法人海華文教基金會設立,旨在表彰激勵海外中文學校教師長期從事華文教學工作,宣揚中華文化。
  為使中華文化在海外薪火相傳,學校任重道遠。中文學校一向是華人社區的成功典範,也獲得廣大華人的廣泛支持。渥太華中文學校將一如既往,教書育人,蓬勃發展。

    (完)
            编辑|已被阅读19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