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为所欲为的鱿鱼

剧照

不管你是否同意,财富链顶端的少数人是这个世界的主宰,是规则本身。这便是近来红遍全球的韩剧《鱿鱼游戏》告诉我们的。

这种逃杀类影片的情节总是大同小异,但戏法人人会变,巧妙各有不同。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法国电影《冒险的代价》作为逃杀影片的代表风靡大陆。男主角弗朗索瓦为摆脱失业后的生活困境,不顾女友反对,报名参加了电视台的一档“有奖冒险”节目。当他发现这是富人们设下的一个圈套后,绝地反击,破坏了所谓的游戏规则,终于活着回到了直播现场。可是他最终并没有获得巨额奖金,反倒被当作精神病患者带走了。笔者那时年轻,只知道看热闹,还不懂得财富如何操纵这个世界。

后来美国系列电影《饥饿游戏》成为这类影片的经典,无论口碑还是票房都非常成功。24名男女各半的参赛年轻人,一定要相互杀戮直至剩下最后一名生还者,获胜者得到巨额奖金,游戏结束。

韩国在文化娱乐界常有神来之笔,前些年的江南Style,如今的《鱿鱼游戏》,都非常国际化。与弗朗索瓦独自逃命不同,《鱿鱼游戏》中共有456名游戏参与者,因此血腥的死亡场面层出不穷。这456名背景各异的参与者,共同的特点便是穷困潦倒负债累累。他们赌上自己的性命报名参赛,因为这个游戏的最终奖金实在太有吸引力了,每名参赛者一亿韩元,总额高达456亿韩元,折合人民币两亿四千多万,约等于某房地产大佬的两个半小目标。

剧中的游戏选择非常有新意,居然是一些简单的儿童游戏。这些游戏不仅韩国的孩子玩,许多其它国家的孩子也玩,大同小异,耳熟能详。一边观剧,一边不禁联想到自己的童年,木头人、拔河、弹球……老鹰捉小鸡、撞拐、跳格子、跳皮筋……以往回想起这些,嘴角总是忍不住挂上微笑。而这部韩剧却把这些美好的游戏变成了血淋淋的屠杀场,每一场游戏都有半数以上的参与者被杀掉。剧中频频出现暴力镜头。以至于许多播放地的相关监管机构不得不提醒观众,该剧内容含有大量血腥暴力和令人惊悚的元素以及被扭曲的价值观,不宜未成年人观看。

剧名《鱿鱼游戏》就来自一个韩国的传统儿童游戏。这是一个攻防游戏,场地由圆形、三角形和正方形组成,形似鱿鱼,因而得名。这也是剧情安排的最后一场游戏,由仅剩的两名幸存者对决。而剧中的人物,也被赋予了这三种图形符号:圆形代表等级最低的劳工;三角形代表杀人执行者;正方形代表管理成员。这三种符号贯穿全剧,不断加深观众的印象。

参赛者之所以参赛,就是因为他们在现实生活中走投无路。他们有工人、证券人、医生、黑帮分子、外籍非法劳工、脱北者、身患绝症的老人、神经质的美女……除了那名卧底警察,用英语讲,他们都是生活的Loser。因此千万不要对他们寄予太高的期望。比如男主角,失业、啃老、赌博、欠债、签了放弃身体的协议、被离婚、被追杀。那么在游戏中呢?当然也不要指望这些人有太多的道德闪光,能看到的,多是人性的丑陋。

剧照

第一个游戏是“木头人”。一个大木偶娃娃在场地终点发布口令,所有人要在五分钟内跑过终点线,否则将被击毙。如果娃娃回头时看到有人身体在动,哪怕只是轻微的晃动,娃娃会立即锁定目标,通知枪手直接射杀。一开始参赛者还没有意识到死亡离自己有多近,直到身边一个个活生生的同伴瞬间倒在血泊中,才受到巨大的震撼并生出极度的恐惧。五分钟之后,456名参赛者只存活下来201名。

每死一个人,高悬的巨大金色小猪存钱罐就多一亿韩元。

原本空空的存钱罐瞬间被充入255亿!这种强烈的视觉冲击,让每一名参赛者激动不已,让他们忘去死掉的同伴。恐惧让位于欲望,狂热战胜了怯懦。可悲的是,小人物的命运哪怕是幸运儿也是由大人物来安排的。在接下来的游戏中,面对生与死的考验,朋友彼此欺骗,夫妻自相残杀,结盟、背弃、谎言、引诱、复仇屡见不鲜。那些签了放弃身体保证书的死者,新鲜的器官被毛手毛脚地迅速取走,而剥离人体器官的医生却因此可以提前获知接下来的游戏规则。

幸存者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能见到明天的太阳,在死亡的阴影下侥幸着一线光明。该剧导演黄东赫曾表示:“我想撰写一篇关于现代资本主义社会的寓言,讲述一些类似于现实生活中的激烈竞争的故事,但我也想使用那种我们都能在现实生活中遇到的人物形象。”儿童游戏是成人世界的映照,《鱿鱼游戏》则是现实世界的映照。少数人操控着游戏的走向,操纵着参赛者的生命。他们随心所欲,只要自己玩得高兴。他们淘汰弱者,给获胜者巨额奖金,推行他们自以为是的价值和秩序。

这剧初看很荒诞,慢慢便看出了沉重。富人通过金钱操控穷人,穷人在这操控下生死恶斗,这是现代版的罗马斗兽场。一群人在儿童世界温馨可爱的色彩基调中,就像一盘棋中的棋子。高高在上的富人们戴着面具,在大厅中端着红酒摆弄着这些棋子,棋子被一个个无情地拿掉……

我们小时候玩的游戏与剧中关乎生死的游戏在本质上其实是一样的,那就是关乎输赢。我们终其一生,多半跑不进面具人的世界,但总希望能跑远一点,也希望自己的孩子能跑得更远一些,因此有句话叫“至少不要输在起跑线上”。所谓的共赢往往只是一种迫不得已的平衡,是谁也赢不了谁之后的妥协。骨子里我们从小到大都会在意输赢,只不过长大以后可以放下一些无关紧要的输赢,能各安其位,正视结果。而肢体的暴力也变成了有序的竞争,不需要轻易付出生命,这便是社会的保障。有了平衡与制约,我们才能放心生活。但事情并不总能如我们所愿,这个世界上天天都有战火燃烧,天天都有无辜的人像那些游戏参与者一样被无情灭杀。世界和平,是一个多么奢侈的愿望!

没什么悬念,有惊无险之后,男一与男二进入了决赛“鱿鱼游戏”。两人是发小,男二聪明,是首尔大学高材生,因金融犯罪被逼无奈参加了游戏。他一路靠欺骗、利用和出卖别人进入决赛,到头来终于看不起自己,选择了自杀身亡。而淘汰掉455人赢得巨款的男一,终于成为从游戏中走出来的唯一幸存者。男一参加游戏摆得上台面的理由,一是为母亲治病,二是争女儿的抚养权。但等他回到家中,母亲已经去世,女儿无从联系,他变成了孤独的有钱人。

由于电子游戏的强势介入,如今的孩子几乎不知道还有传统肢体游戏这回事了。这真是一件遗憾的事。传统的儿童游戏,既简单又有趣,孩子们在每天的奔跑跳跃中,学会对抗与合作,学会正确对待输赢,学会怎样以强驭弱、怎样以弱胜强,靠脑袋转得快也靠肢体冲突占上风。不过现实世界不是游戏,还有生存温饱问题要解决。如果不能成为规则制定者,那么只能尽力完成一颗棋子的任务。而学会控制自己的欲望,可以让我们活得更长久,也更平安。

——2021年12月7日《中国日报》C5版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