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加西十日谈:温哥华一日

文/笑言

  这是一个多云的早晨,我抵达温哥华的第一个早晨。推开阳台门,八月的中旬居然凉意袭人。或许是我起早了,还不到七点,从渥太华到温哥华五个小时的飞行,带来三个小时的时差。正写着,七点到了,建筑工人准时在市政规定的最早时限开工,城市噪杂起来。我脚下的阳台是三十五层酒店的十二层,对面正在兴建的又是一座大厦,数了数,大约四十层。写到这里,我注意到上面这短短的几句话,竟包含了十几个数字,难道我们的生活已经进入这样一个数字化时代?
  陈建功、肖克凡两位著名作家与我同住一个单元,时差倒得比我好,他们从北京赶来参加加拿大华裔作家协会的年会,这也是加华作协与中国作协一年一度的交流。此刻,他们还在早晨的嘈杂与渐渐的明亮中睡着,就像他们的笔记本电脑一样充着电。
  每次回国,往返两次都要经过温哥华,但从来没有停下匆匆的脚步,每次都与这座美丽的城市擦肩而过。这次,终于走了进来。我不知道会有多少时间走过多少大街小巷。这倒不是因为会议日程安排太紧,而是因为我不知道从何看起。而我并不担心,四通八达的街道,在我眼前延伸,它们把我带入旅程。城市像画卷一样向我展开,而我身在其中。这便是一种福分。
  陈、肖两位作家另有活动,其他的作家还没有报到,剩下江岚和我自由活动。斯坦利公园幽深的林间小径把我们引到了天鹅和野鸭的面前,而我们在岸边的走动,又把它们引到我们面前,可惜我们没有准备喂食的东西,好在它们表现出从容的大度,并不计较。有准备的是一位住杖的老人,他在路边的长椅上倚着,脚下是一盘黄灿灿的食物,仿佛是玉米,却不能确定。三只浣熊不紧不慢地吃着盘中的食物,游人自觉地避开小径,蹑手蹑脚地绕开来。一位端着相机的女士,悄悄指给我们看,于是我们发现在路的另一侧,还有三、四只小浣熊躲在灌木丛中。
  这时江岚开始给我上课,说这个叫车前子,那个叫苋菜,那个倒下的大树肯定是红松……我听着,心里直乐,我在这方面的知识差不多是一片空白。就在三个月前,在黄山的小路上,钟雨也同样给我上课,教我分清哪是青松,哪是翠柏。
  走累了,肚子也饿了,我们走进一家餐馆,在露台边上的座位面对面坐着。江岚惊叫起来,说火鸡上树了。果然,就在栏杆外面的树枝上,栖着一只肥硕的大鸟,尾巴冲着她,头被挡着,看上去可不就像一只火鸡?不过我却故作严肃地告诉她,那不是火鸡,那鸟叫孔雀。
  下午与两位作家汇合来到海边,巨大的游轮停靠在加拿大广场的码头,正要起航。四、五架小飞机在水面上随意地起起落落,就像孩子们在家门前的小街上任性地骑着自行车冲刺刹车。水面开阔而热闹,阳光像风一样偶尔光临。
  走进煤气镇的老街,汇入街头老爷钟前熙熙攘攘的人流,完全没有陌生感,仿佛这就是生活了很久的地方,或许是因为这里处处可闻的乡音吧。
  如此美丽而亲切的温哥华。


     笑言
     2007-08-10
       温哥华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