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石滩

圆梦圆石滩(八)

文/笑言

一生一次的体验

毕竟,来到圆石滩高尔夫球场的目的在于打球。那就说些打球的事儿。

圆石滩旗下圆石滩、潜望山、西班牙湾这三个百佳球场相距并不遥远,资源整合使用,共享一个练习场。练习场与各球场之间有摆渡车往返,球员也可以直接去练习场,报上自己的开球时间就可以了,不必另外交费。

练习场设施齐全,练习球很新,挥杆、切球、沙坑和推球果岭齐全。唯一遗憾的是对公众球员,打的是尼龙垫子,而不是草地。尽管这垫子击打感觉很好,从照片可以看出垫子仿真度极高,与周围草地相当匹配,颜色浅的部分几乎可以乱真,颜色深的部分可以插梯,但它毕竟不是真实的草地,球感仍然不同。

圆石滩球场内,商店与餐厅之间,另有一个巨大的推球练习果岭。潜望山与西班牙湾也都有场内推球练习果岭。圆石滩球场的果岭速度大概在10左右,并不特别快。

第1洞右狗腿346码4杆洞。这洞有摄像头实时向全世界直播,打球前可通知亲朋好友在圆石滩网站观看实况。

三人一致同意选择金梯,6445码,72标准杆,难度/坡度=72.6/136。

从左向右:老冒、老苗、老笑,开心圆石滩!

我的朝圣之旅第一杆。

第2洞,460码5杆洞。一般球场下一洞的发球台往往是从上一洞的果岭朝前走几步就到了。圆石滩不同,好几个洞都需要从前一洞的果岭往后走。其中有一个洞,我们多走了几十米才发觉。

第2洞的发球台就需要向后走。作为5杆洞,这个洞的整体距离并不算长,但果岭除了左右各有沙坑保护外,前方还有一条横贯球道的狭长沙坑。

第3洞,374码4杆洞。左狗腿,发球台前便是深沟。球场还有几个类似的洞,发球要越过障碍区。

第4洞,307码4杆洞。这是圆石滩第一个见海的球洞。上图是老苗一号木开球的收杆动作,相当舒展。

另外第4洞的发球台与著名的第17洞3杆洞的发球台相邻,站在发球台向右侧望去便是大海,而海边悬崖上便是第17洞的果岭。上图我身后便是以太平洋为背景的第17洞。

发球台旁边有一个帆布亭子,有一位巡场员负责向球员介绍后面几洞的情况。这样的巡场员每隔几洞就有一个,张口的标准问题是“你打过圆石滩吗?”显而易见,到圆石滩打球的大多是一生打一次的慕名而来者,因此球场适当安排巡场员介绍球场确实很有必要。在此之前,我已打过16座美国百佳公众高尔夫球场,还没有一座设置专人在固定地点帮助球员的。当然,有些球场球童是必配的,再设置专人就没必要了。

老冒这球打到水边长草了,非常幸运,再偏右一点就掉到悬崖下面了。

这个洞的球道非常宽,右边是开阔的太平洋,一望无际。车道在左侧,球一旦打到右侧,几杆下来,来来回回要走很多路,不比走路打球少走多少。老冒和老苗的球都偏右,不过有惊无险。否则球一旦掉下悬崖,就彻底拜拜了。这一洞尽管我把球开在球道正中,但后面几杆没把握住,反倒打爆了。

第5洞,142码3杆洞。这洞大家打得还不错。

第6洞,487码5杆洞。全场第2难的洞。

第一杆由高向低开球。球道从左向右倾斜,右边是悬崖,悬崖下面是太平洋。以前在模拟器打圆石滩就觉得这个洞很难,到实地才知道更难,因为模拟器上高低落差别并不直观,就像现在看上面这张照片,若非亲临现场,很难体会坡到底有多陡,腿到底有多累。

正常开球后,球差不多就到达这个洞的球道最低点。后续挥杆需要向上仰视几层楼高的果岭,令人望而生畏。而果岭实际上是根本看不到的,这也是为什么球场在这里安排了一名巡场员。巡场员站在山坡上,高举双手,指示球员“向我开炮”。

老冒和老苗开球有意偏左,位置好一点,与果岭落差也减少很多,但形成斜坡站位,球也不好打。

我这次开球偏右,球落在球道上,右边十码就是长草。我在涛声中往右走了几步,看到了美丽的海岸线

我还在球道对着大海拍照,老冒已经一骑绝尘,率先到达果岭以逸待劳。

照片的左侧,工人正在搭建看台。第6洞与第8洞之间,历来是圆石滩最佳的观球位置。每逢大赛这里都会筑起高高的看台,在这里,高难度的第6洞、摄人心魄的第7洞和惊险万分的第8洞一览无余,你可以看到选手们击出关键球的精彩瞬间。

这次的看台是为一个月后,2017年2月6日至12日举行的AT&T圆石滩职业-业余配对赛搭建的。

职业-业余配对赛是PGA巡回赛中最令人激动的比赛之一。下个月,PGA顶尖高手搭配好莱坞明星、歌手音乐人、业界领袖等各方名流就要在圆石滩旗下的圆石滩、潜望山和蒙特雷半岛海滩三个球场共同角逐七百万美元的总奖金了。由于准备这个比赛,目前圆石滩的整体状况非常好。

第6洞老冒打得不错,这是他的最后一推

第7洞,98码三杆洞,圆石滩球场记分卡封面照片就是这个洞,陆地突出伸入大西洋的一个尖角。距离不长,打好打坏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当日风力的大小。所幸我们遇到的风不大,但当天插的是后旗。这是我在圆石滩最好的一个抓鸟机会,可惜错过了,不过这是到那时为止唯一一个三人集体打帕的洞,皆大欢喜。

开心的三个人立刻两两组合,拍了一堆照片。

第8洞,400码4杆洞,这个发球台大概是离海最近的一个,地势很低,接近地平线,开球需向上盲打。

刚才在第6洞为我们指示方向的巡场员,又过来到这一洞为我们指示发球方向。如果从金梯发球,球道前方的山坡上有一块突起的岩石,如果球员瞄准这块岩石的左端发球,落点便是理想位置。这块岩石因此得名为“发球石”。

我们的三个发球,全部获得站在坡顶观望的巡场员鼓掌赞许。

但第8洞的难度不仅仅是第一杆的盲打,第二杆才面临真正的挑战。前方是标注着“危险”的纵深很长的陡壁。如果第一杆开好了,第二杆也需要大约170多码的空中距离才可能到达彼岸。

我第二杆选用3号铁木杆,面对深渊,打得不扎实,球刚刚过了悬崖边,而又在沙坑前面,运气实在太好 。

第9洞,460码5杆洞。虽然大家刚被第8洞折磨了一下,但这一洞打得还算满意。

后九洞一开始就是429码的超长4杆洞第10洞。从第11洞开始,球场的走向开始远离大海,直到第17洞,才重新回到海边。

我们重返海边的时候,海水退潮,没有了早晨见到的浪花飞溅,却见沿岸怪石嶙峋,无休止的海水冲刷,雕刻出这一岸奇景。

第18洞,532码5杆洞。发球台与第17洞果岭相邻,是圆石滩伸入太平洋的又一个陆地尖角。

老冒为我和老苗在第18洞发球台留下了珍贵的纪念。

第18洞沿着海岸线建造,一路美景,来到果岭。这一路,跟随着无数大师的脚步,仿佛耳边响起了观众热烈的欢呼。那些电视里的经典镜头,一个个在脑海中重现。

近了,第18洞果岭旁那棵著名的弯松就在眼前。

近了,第18洞果岭也在眼前。

圆石滩,再见了!

到圆石滩打球,最不可预测的就是天气。

作为典型的林克斯球场,AT&T圆石滩职业-业余配对赛自1947年便开始为天气所扰,这种天气被人用创始人宾·克罗斯比的名字命名为“克罗斯比天气”。而所谓的“克罗斯比天气”似乎从来就没有与AT&T圆石滩职业-业余配对赛“和解”过。

1996年,杰-马格特(Jeff Maggert)以一杆优势进入周末,可是他再也打不了下一杆。大雨侵袭蒙特雷半岛,配对赛的潜望山赛场有一洞被淹没在水下,而天气预报宣称接下来的天气更恶劣。赛事委员会迫不得已选择取消比赛。圆石滩职业-业余配对赛69年历史中,这是第一次人们离开蒙特雷半岛时,没有一个人带走奖杯。

1998年厄尔尼诺带来的大雨让周日的比赛不能正常进行,致使该比赛六个月以后才打完最后一轮,结果是米克尔森在八月份才捧得奖杯归,这也许要算PGA巡回赛历时时间最长的比赛了吧。

而我们选择的打球时间,差不多就是AT&T每年的比赛时间。圆石滩的天气预报一直不能让人乐观。我们的担心直到打球当天早晨才被一道彩虹去掉,天公作美,后九洞虽然时有阴云,却没有再下一滴雨。圆石滩这场球是这次出游的重头戏,结果令人满意,近乎完美。

打完18洞,去会所计算机输入成绩,可以打印出一张Letter尺寸(11″x8.5″)的彩色记分卡照片,装进信封带回家,留作纪念。

圆石滩这座球场太有名了,几乎不需要介绍。高尔夫运动爱好者,基本上对它都是耳熟能详。

1919年开业的美国加州圆石滩高尔夫林克斯球场以设计精美和极具挑战性闻名世界,一直深受赞助商们和高尔夫球员的喜爱。圆石滩高尔夫球场曾多次举办世界最著名高尔夫赛事,包括每年一度的AT&T圆石滩职业-业余配对赛以及1972年、1982年、1992年和2000年的美国公开赛。2019年,美国公开赛将再次在这里举行。

圆石滩多年来在《高尔夫文摘》评选的美国百佳公众高尔夫球场中独占鳌头。这座球场由杰克·内维尔(Jack Neville)和道格拉斯·格兰特(Douglas Grant)共同设计,球场沿高低不平的海岸线展开,在自然景观的基础上延伸,峭壁边缘便是球道和果岭的绝佳位置。

这样的设计激励着高尔夫球员不断挑战球场、也挑战自身。圆石滩,也成为无数高尔夫球爱好者心中的梦想球场。今天,我们三人终于圆了这个美梦。

Leave a Reply